新开电信合击传奇

电信变态传奇网站退休种树十三载 书写人生新传奇

时间:2017/5/5 21:20:25  作者:www.yztyn.cn  来源:转载+原创  查看:1623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“望湘江,览洞庭,极目楚天辽阔,洞庭波涌连天。”古人曾如此浪漫描述湖南岳阳屈原管理区。  在美丽平原湖区屈原,行走在38公里长的外湖大堤上,一边是烟波浩渺、水鸟翻飞的湖面;一边是郁郁葱葱、高大挺拔的树林,几年前种的杨树已长到10多米高,像一座绿色长城守...

  “望湘江,览洞庭,极目楚天辽阔,洞庭波涌连天。”古人曾如此浪漫描述湖南岳阳屈原管理区。

  在美丽平原湖区屈原,行走在38公里长的外湖大堤上,一边是烟波浩渺、水鸟翻飞的湖面;一边是郁郁葱葱、高大挺拔的树林,几年前种的杨树已长到10多米高,像一座绿色长城守望着沃野千里的屈原。堤内堤外,一绿一蓝;蓝绿之间,碧空如洗,风景宜人。宜人风景的背后,凝聚着一位八旬老人的心血……

  孕育了“潇湘八景”之“远浦归帆”的屈原,地处碧波万顷的洞庭湖之滨,美丽的汨罗江和湘江东西环绕。但是,这个200多平方公里的粮仓,曾经一度与林业“绝缘”。

  “因为这里是平原湖区,以前是国有农场,种粮是传统。还有一大产业,那就是生猪养殖,早就形成了打猪牌、发猪财、念猪经、兴猪业的经济发展模式。种粮养猪之外,他们不知道种树,不知道林业。”吴鹤鸣说。

  吴鹤鸣,1995年从湖南省林业厅党组岗位上退休,2000年来到屈原,13年不懈在此种树。

  在传统种粮区种树,非一般人敢想。吴鹤鸣不仅敢想,也敢做,还做出了一番成就。今天,屈原的绿化率已达到24%。除了外湖大堤那片绵延数十公里、蔚为壮观的杨树防护林带,全区点、线、面相结合的水系林网、道林网、农田林网早已初具规模。

  退休前,就盘算回归农村、继续为农民服务;退休后,心如止水,别无所求,默默耕耘十数年,心甘情愿长时间的孤独与寂寞,为大地播绿,帮农民致富。吴鹤鸣在农村书写了一段令无数人为之动容的人生传奇。

  “我曾经两度在屈原工作,屈原是我的第二故乡。我退休赋闲在家,请接受一名古稀老人的请求,我要来屈原种树……”1999年冬,屈原区委领导收到一封署名吴鹤鸣的来信。

  “吴鹤鸣!”他不禁惊呼起来,“这不是我们的老,从省林业厅党组岗位上退休的吴老吗?他怎么会想来我们这里摸泥巴、挑粪桶?”

  是的,大家都知道,吴鹤鸣家庭幸福,妻子是退休干部,大儿子在工作,女儿在日本定居,小儿子办有合资企业。在条件如此优越的家庭,退休后不去享受天伦之乐,偏偏来毫无林业基础的粮食主产区推广植树造林、发展林业,让人难以理解。

  “我写信给他们,告诉他们要发展林业。他们没有回音。为什么?除了只种粮养猪不种树的传统之外,无人员、无机构、无资金,干部流动性大而林业投入大、见效慢……后来,我就自己来了,我是来这里还债的。”

  吴鹤鸣来屈原种树“还债”,是因为他认为,自己在屈原工作期间没有把当地林业发展起来。

  20世纪70年代,他曾担任当时的屈原农场党委副。虽然只是很短时间,但这块良田万顷的热土却在他心中留下了难以抹去的痕迹。

  “在屈原农场工作了几年,这个地方始终令人记忆犹新。屈原人把一片荒凉湖洲建成了洞庭粮仓。这里民风,老百姓诚实质朴,舍得吃苦,他们曾经给我的帮助。”在隆冬季节的一个深夜,在营田镇自己家里,吴鹤鸣满怀温情地回忆起自己过去的点点滴滴。这间两层小楼就在外湖大堤附近,2006年屈原区以建区林业站办公场所的名义修建后供其使用,近7年来他始终独居于此。

  全省的绿化率上去了,而自己曾经工作过的屈原,绿化程度并不高。“有一次我来屈原,站在一座楼顶向远处望去,怎么见不到多少绿色呢?看到的都是田、、荒滩、湖港河汊,还有闲置耕地,就是看不到树。这些田头边、荒洲湖滩,都可以种树呀!当时,我就觉得亏欠了这个地方,我要想办法来补上。”

  直到退休,吴鹤鸣才得以具体着手“还债”。1999年冬,他开始给屈原农场党委写信,要求来屈原种树、发展林业。

  时间一天天过去。一个月、两个月……他始终没有收到屈原的回信。他实在等不下去了。

  2000年冬天的一个早晨,68岁的吴鹤鸣背着简单的行囊,面对家人的不理解和朋友的劝告,来到洞庭湖畔的屈原,从此扎下了根,要种树。

  屈原的前身为1958年围垦而建的大型国有农场,2000年撤销农场、组建岳阳市屈原管理区。

  在吴鹤鸣担任屈原农场党委副之前,这里的防堤曾被洪水撕裂,大半个屈原转眼间变成泽国水乡。如今,他又来到了这个熟悉而久违的地方。

  2001年早春,屈原大地一片春寒料峭,寒风中不时还飘着零星雪花儿。每天起床简单后,吴鹤鸣就骑着自行车,穿行在光秃秃的营田镇与琴棋镇之间38公里的外湖大堤上,走村入户,开始了“屈原林情”调查。

  顶风冒雪半个多月,他跑遍了全区80多个村庄,得出一个令人吃惊的数据:屈原绿化率原来只有6.7%。

  “是啊,想到一直以来林业在屈原始终处于无机构、无资金、无人员的三无状态,老百姓不种树,领导也不重视种树,这一点都不出人意料。不过,也说明两个问题:一是让他们种树,真是太难了;二是林业的发展潜力,实在太大了。”

  种树?那是山区的事。面对这样的疑惑,吴鹤鸣认为,在平原湖区开展植树造林,最主要的还是改变思想观念。

  当时在屈原,一提种树就问题一大堆,比如,没资金、没林地、没树苗,边渠边种树会影响农作物生长,树种了乱砍滥伐也管不住,如此等等。

  做好干部群众的思想发动工作,就成了吴鹤鸣开展工作的突破口。“来屈原的头三四年,我主要就干这个。”

  在一次会议上,微笑总挂在脸上的他显得格外严肃:“30多年前三仙渡大堤的惨相可能有些人不清楚,可20世纪末的几次抗击特大洪水,在座各位可能都是指战员呀!各位应当清楚其中原因的。我欠了屈原人民的账,我希望你们不要犯我这样的错了!”

  会议发动之外,他把深入基层发动视为希望所在。“带着两个馒头、一瓶矿泉水,我往往一跑就是一整天。38公里的外湖大堤、20公里的南线防堤,还有大小河流、渠道、村庄、田间地头等,凡是能够种树的地方我都到过。有一次,连续在乡间跑了26天,跟基层干部、群众座谈,帮助他们开阔发展思、解除思想顾虑、制订生产规划。”

  就这样,他走东家、奔西村,向农民兄弟摁着计算器:“你看看,种一亩树,一年能赚2000元,多划算的事呀!”然而,自行车骑得快散架了,嘴也说得快冒烟了,而真正种树的农民还是没有多少。

  “十年树木,效益来得太慢了,不挣钱。”众口一词的回答令他如梦方醒,也让他认识到,在屈原发展林业要见效益,而且最好要快。

  由此,他萌生了发展速生丰产林的想法,必须要让老百姓认识到,种树不但能改变自然面貌,照样也能挣钱。

  “屈原是粮食生产、牲猪生产,也应是商品木材生产,屈原的发展应该农、林、牧三者有机结合。”怀着这样的想法,他渐渐明确了自己的工作思。

  2001年7月,屈原区委在一次办公会议上正式决定开展植树造林,下发了《关于加快林业产业发展的决定》。这是屈原最近50多年来历史上的第一个专门研究部署林业的大会。

  尽管如此,头两年效果始终都不大好。对此,他没有灰心,始终默默着,不仅帮助解决思想问题,还进一步帮助解决实际问题。

  这一年,吴鹤鸣自己筹。

相关评论
评论者:      
网址:www.yztyn.cn,热血中变传奇,新开电信合击传奇,新开传奇私服网站   滇ICP备05006884号-1
Powered by OTCMS V2.91